一花一傷憂,一心一離愁

夏日午夜的露珠,你有沒有聆聽過蓮花綻放的怦動?

當蓮花的跫音漸漸迷失在夏夜梅林的心頭,花的心在碎裂顫抖,那脆響的聲音一陣陣漫過芬芳的路途,那是一種華麗的疼痛。依稀記得雲兒曾傾訴:落紅不是無情物……可又有誰去細細聆聽荷花花瓣雨的傷痛??

夜很靜很靜依舊,梅林在黑暗裏獨守,聆聽幽幽。梅林聽見多情的雲兒問風,雲兒說我是不是像一朵黑夜裏獨自綻放的蓮藕,黑暗中悄悄地吐著煩憂,那難道是一種美豔的孤獨??這樣寂靜的夏夜,你聽到了我那心碎的怦然心動?風兒瀟灑笑顏如風:雲兒若蓮花,生如蓮之媚,死如靜之藕。

七月的夏夜落葉有風,花開離愁。聽,請你在夏日的子夜時分,去仔細地聆聽。葉落有聲花無影,花過無痕葉風靜。美文

不去做一低頭的嬌羞,只想那相思過後凝眉的離愁。荷塘蓮月的雨後,暗流清音歲月的煩憂,相思思如夢,往事事如風,淺握七月夏日的季手,淡看微雨燕飛的溫柔。

斜陽,點點醉

斜陽,點點醉,醉了遊蕩、漂流的心。

一抹斜陽,掛在天空,千絲萬縷普照著蒼茫大地,點醉著每一顆心。水面波光粼粼,閃著耀眼的光芒,在魚塘岸邊橘樹地掩映下,構成了一幅色彩豔麗的水彩畫;山,蜿蜒起伏,每一座山都有一個故事,彼此訴說著歲月的滄桑。

風倏而遠逝,很清晰;天空的雲朵千變萬化,紅、橙色光穿過雲層探出頭來,將天邊染成金紅色,在雲朵最多的地方,音符飄啊飄,幻成光影,散在紅塵裏。

清淡的心緒,靜靜地聽,默默地想,許多活躍的音符慢慢地舒展,風輕輕拂過,斜暉下的景色,清澈通透得讓人長久地失語。

輕輕的閉上雙眼,思緒跟隨著音符在山村巡遊。日落西山嫋嫋炊煙裏,歡樂的孩子們在山坡上、田埂上跑啊,跳啊,追逐嬉戲;大人們忙完了一天的農活忙著回家吃晚飯,黝黑的面容上留下的是歲月沖刷過的痕跡,那一雙雙破舊卻又滿溢著泥土香氣的草鞋,腳趾裸露著,肩上扛著磨得發光的農具,一邊輕鬆地吸著煙,一邊哼著愉快的、不知名的小曲;雞鴨、牛羊等等禽畜也趕著這最後一抹餘暉悠閒地回家,醉了整個黃昏。

不經意間想起這些場景,一股暖流在在心底靜靜流過,往昔瞬間浮在眼前。那些曾經是在夢中嗎?不是的,自己的生命在那片土地上走過,留下了深深淺淺的腳印,我生命的根在那裏。花謝花開,歲月荏苒,當懵懂過後,才會明白那個寂靜、安詳的山村才是我始終的牽念。那些時光的剪影已雋婉在斜陽裏旖旎成詩、成畫。

日子,悄悄地地滑過,流逝的有那麼多眷戀和心動的時光;也收穫了平淡的幸福與成長。

暮色四合的黃昏,我隱沒在這個喧嘩的都市,此刻的我已經被思緒裏的斜陽點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