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都已經註定

本應當平淡地活著,卻像一條蚯蚓在蠕動,蠕動著想要掙脫黑暗的鎖鏈,只是缺失了足夠dermes強大的力量,又或者是因為鎖鏈太複雜,太可怖,我沒有辦法掙開,那就只能適應。當冬季降臨時,其實最冰涼的還是心,那是脆弱的,那是像海綿一般柔軟的。當我呼吸著冷澀的空氣,內心的絕望一點一點湧現出來,在我最需要關懷的時候,卻是獨自度過的。

很多時候,時間只能抹卻過去的美好,卻無法抹掉歲月的傷痕。渺小的我在痛苦中掙扎,在掙扎中dermes痛苦;在回憶中失望,在失望中回憶。當蜘蛛網無情地查封了我的爐臺,我卻只能用自己的雙手去清理,此時內心湧現出來的不只是痛苦和絕望,更是無限的無助。

忽然有時候,我對世間萬物充滿了好奇,何為愛情,何為友誼,難道就只是用一些深奧而精湛的文字語言來修飾一下就好了?我可不這樣認為,我感覺愛情和友誼是另一個世界給我們的饋贈,作為回報,我們也把自己善良無邪的本性贈予了那個世界。我們獲得了,也失去了。倘若再給我們一次選擇,我們也當會選擇愛情和友情,而放棄自己的本性;沒辦法,這就是我們活著的社會,這就是褪去本色的人類。

有一種愛情叫迷戀,有一種失望叫絕望,有一種想念叫思念。心總是在跳動的,在我還沒死亡dermes之前,但卻只是賭氣地在跳動,慢慢墮落,停止跳動;就像花開到一半那樣,沒有了肥力的祝福,就只能賭著氣,就那麼墮落,直到枯萎的那刻。花開的時候最珍貴,花落了就枯萎;人活的日子最幸福,人死了就虛無。

在我家院子裏有一株野花,她沒有百合那麼白嫩,沒有玫瑰那麼鮮豔,沒有茉莉那般芬芳,卻有了一種獨特的信念。沒錯,那是野花的信念,那是一株孤零零活在碎土裏的野花的信念,是堅強,是勇敢,是執著,更是樂觀。正如我一樣,沒有數學家活躍的思維,沒有作曲家豐富的靈感,沒有模特華美的身材,沒有財富、勢力,卻有著一種獨特的信念。這是不氣餒、不退縮。

綻放於心靈之美

彼岸花花開彼岸,相握的手,總是隨著時光失去了原來的力度。彼此相愛的心總會疲倦,很多不經意的時候,迷失了方向,丟失了自己,找不回曾經。就如我們不斷弱化冷卻的愛情,轉化成親情,友情,孰不知親情再也綻放不了精彩,友情成了一種可有可無的幾句問候。我們往往會感到初心在距自己很近的地方,想要靠近,總沒有辦法到達。努力過,爭取過,最後疲憊了。

在爭吵無數次後,強制著彼此纏繞的心慢慢拉開,給自己無數個理由,說服這段感情不合適。可愛情總歸要平淡,不能夠互相呵護,互相體諒,最後剩下的只能是歲月帶給的一些傷痛,和那些不堪回首的傷心往事。

總為一些莫名其妙的小事喋喋不休,我們失去了什麼?總是慢慢感覺生活在變化,彼此厭惡乏味,我們還剩下什麼?曾經的誓言是那樣的不堪一擊,還是本來就是一種敷衍。我們沉思片刻,在最後的一刻,把往事一切都回憶一番,生活也許更多是向陽。

把愛的心和唯獨自我的鋒芒收斂一些,在平淡的生活中彼此依偎,相互依靠。把每一次爭吵當作是前行的紐帶,那千絲萬縷的情結不斷,愛就不會遠離。在平淡中的日子裡,我們緊緊握住對方的手,不讓賭氣的時候就忘記了說晚安。

其實愛情一直未變,只是平淡後,成為了一種習慣。在你無助的時候,第一個想到的是那個平淡裡陪你的人,在你最輝煌的時候,想到的是那個一路默默關心你的人。當你感覺生活平淡無奇的時候,你揮一揮手說別離,此刻,也許你的世界在下一個明天已經開始坍塌,你的生活不再有一種未來的渴望。

你的愛始終都在,多少人都是等到失去的時候,心底被埋藏多年的感動才一幕幕放映出來。因為平淡所以你不曾看到歲月沉積的點滴和那些一起走過的苦難有多美。愛情的火苗一直都在燃燒,時而隱約,時而狂怒,別用平淡的冷漠熄滅了愛情的火花,因為這才是愛情最美的時刻。

愛情偉大,愛人平凡,融於生活,融於靈魂,享受平淡,才是一輩子的白頭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