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成像

我在距離你最近的籠裏學會了你的名字,翻覆顛倒的唇間語,只為走近你面無表情的心牆,而後,放不舍在我展臂不離的籠裏。他們說,我只是憑著割舌而求塵語才被你囚禁的,因你,我成全了失去高飛的勇氣;因你,再回首,仰望中我們僅剩下一場疏離的臺詞。仰目,我若回巢的雨燕。少時,媽媽教我雨燕最是戀家,縱是缺了三季的相守亦能尋得最初那季的相約,跨寒冬過盛夏,只在飛來飛去的時間裏續寫對巢的不 離不棄。
我曾經以為,有你,我便有巢,我以為,一身不蒼的衣可來尋你舊巢的跡。可是,我忽略了,忽略了燕還是那只燕,巢已非舊時的巢。疏離的太久,初壘的 心早已陌生了歸來後的遲疑。俯目,我若池中魚。都說水清則無魚生,是不是在你清波的池裏我需要提早知道不能伴你道理?是不是在你的池心只適合荷枝滿蓮開?離了你,我不會再在你的微笑裏流轉,因為我是連呼吸都貧瘠的魚,怎敢去祈回首相望的願?那些碎瓣而吟的歎,終是被你遺漏啊。從此,思念成像的鏡前,我只安靜吹奏疏離的塵妝與遠消。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